面对美股暴跌世纪灾难 股神巴菲特也束手无策

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导致美股大跌,股坛之神巴菲特也难逃劫难,今年已亏损3255亿。

巴菲特

数据宝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股票中已经损失465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3255亿元,占其股票持仓的19%。具体个股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仓的美国银行、富国银行、苹果公司、美国运通、美国合众银行、达美航空、可口可乐、摩根大通、联合航空、卡夫亨氏、纽约梅隆银行亏损额均超10亿美元,在其最大持仓苹果公司上,亏损超60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仅在穆迪公司、亚马逊、好市多、生物基因、梯瓦制药等不足10家公司上的持仓是盈利的。

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仓股票的市场表现来看,亚马逊股价涨幅最大,年内累计上涨10.55%;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方石油和联合航空的股价表现较差,年内累计下跌超50%。近年来,巴菲特仅在2001年和2008年产生过亏损,当时分别发生了9·11事件和金融危机,从而引发股市的大跌。今年会成为巴菲特亏损的第三个年份吗?仍有待时间验证。

在此次美股暴跌中,巴菲特未能从中幸免。但实际上,他等这次美股下跌已经等了很久,不过美股跌幅之大、速度之快超出他的预期。

推荐阅读
1的5,326

巴菲特选择股票投资标的指标之一就是看公司现金流是否充裕。巴菲特在等待美股下跌的同时,也一直在补充现金储备。

不过,也有崇拜者认为,巴菲特的信息要反看,否则人家四五十年保持赚钱高回报是怎么过来的。

金融灾难来临的美国选择

实施凯恩斯理论,高负债和解决赤字问题。美国就必须支持并找到一个或者一些高回报的投资产品,如股市,甚至房地产等市场。通过美国股市再一次保持长期牛市,并且用时间换取回报空间。所以低利息甚至无利息必须长期化。才能解决这次大负债的回报高于负债利息及成本。

2019年美国GDP21.7万亿,政府支出4.4万亿,占21%。其中3.5万亿是靠政府收入,占72%。而9840亿是靠借债,占28%的债务需要将来解决,需要通过投资回报解决,那么这每年增加的回报机会在哪里?

美国两轮总统政府继续实施凯恩斯理论政策走下去。通过货币信贷和债务膨胀刺激经济。而现实结果是,没有产生社会生产性的经济增长效果,大量的资金还是进入非生产的市场,如金融股市等资本市场。结果是泡沫越来越大,债务膨胀。已经超过上次2008年次贷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状况。在没有找到根本性的解决方法,(战争与革命)之前,美国决策层面临两难选择:

一是挤压泡沫,重新再来新一轮泡沫游戏,让美股继续暴跌,这需要几年时间。这样的选择,在今天疫情之下,对美国经济与社会是双重打击,会超过1930年美国大萧条时期。估计特朗普政府不会愿意这样的选择。

二是通过这次美股暴跌释放清除部分泡沫,继续实行更大规模的凯恩斯主义政策,放大货币与信贷规模,把股市和其他资本市场泡沫继续下去,让牛市继续长期化。这项选择是特朗普的强项,事实上他已经在做。可以相信他还会增加更多美国基础建设投资项目,并以此来启动经济发展,类似通过国家消费与买单刺激经济,或许还能拉动美国房地产发展与涨价。当然他会鼓励民间投资那些基础建设项目。

美联储从格林斯潘开始实行的凯恩斯主义政策,曾经被称为坐在直升飞机上撒钱。到珍妮特·耶伦担任主席以后,她试图改变,她曾于伦敦经济学院执教鞭,她与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霍华德·戴维斯(The LSE’s director, Howard Davies)交流中表达希望改变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断提高利率。那时候,戴维斯校长在一次午餐交流中,他也表达了这种意见。然而貌似独立的美联储,还是难抵挡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烈不满和要求,继续朝实行零利率宽松的货币政策走。

而这种政策的结果,就像专家分析那样,宽松货币没有帮助实体经济发展,大部分中产阶级和穷人不仅仅收入没有大幅增加,还要承担货币泛滥造成的房地产涨价,通货膨胀的生活消费负担。而那些能够通过融资与低利率贷款的投资者,在宽松货币政策大量资金流入的资本市场乐园泡沫中不断获利,富者越来越富。或许《新约翰.马太福音》早就说了这个世界富者越富,穷者越穷。不过在参与资本市场的游戏者,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被类似最近这种暴跌股灾打翻。

现在世界的资金流向哪里呢?从美元指数走势看,3月份先抑后扬,成为避险货币。很显然,在流动性危机下,美联储在降息的同时,大规模扩表,释放流动性来购买国债,甚至低等级高息债,故全球资金还是流向美国,配置黄金、债券等品种。

从一、二月份看,新兴市场的股市表现不佳,欧洲、日本股市略有上升,因此,新兴市场资金流向欧洲、日本和美国,如今,全球性疫情爆发,其中美国确诊人数最多,但日欧资金反而流向美国,美国金融市场倒成了全球资金的聚集地,这实际上体现了美元霸权地位。

所以说当今世界,美国虽然有自己许多问题,但是其他国家的问题更多。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给美元带来更多问题,但是现在还找不到一个国家或者区域的货币比美元更安全。所以世界多数人还是最终选择美元避险,机会也更多。美元的问题,带来的是世界经济病症和危机。况且美国政客还不断在世界那些有钱的地方制造战争,动乱与麻烦,导致那里的有钱人和资金更流向美国避险。这可能也是新凯恩斯主义的思想之一。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把这些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人工成本比较低的制造业地区的工厂赶来美国落地,所以特朗普的税收和鼓励制造等产业搬回美国的政策没有成功。也就是美国产业大军劳动力就业问题,和中产阶级与普通工人收入与财富相比购买力越来越低的原因无法解决。

但是特朗普之类的政治家,必然还会这样继续下去,等待谁也说不清楚的最后一棒,上帝知道,让上帝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