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涛的虚拟货币光彩币借区块链之名涉嫌诈骗

近日,数家号称区块链头部自媒体被腾讯永久封号,北京朝阳区也明令禁止虚拟币相关活动,种种迹象显示,监管正在层层收紧。

高压之下,不仅是ICO,利用虚拟币进行传销、非法集资、诈骗的不法行为,无疑也会是执法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

数年之前,因与“炫富”网红郭美美微博掐架闻名的中红博爱董事长翁涛,日前被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因其发行的虚拟币“光彩币”涉嫌集资诈骗。

硬币君注意到,光彩币明显带有“入门费、拉人头、层级计酬”等传销特征。

推荐阅读
1的1,684

一定程度上,也正是这些滥竽充数的非法虚拟货币的存在,使得整个币圈给外界以藏污纳垢,妖魔横行的印象。

币圈整肃正当时。

又一起“虚拟货币”诈骗案,曾与郭美美掐架的翁涛因“光彩币”被起诉

涉诈骗被起诉

8月20日消息,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发布被害人权利义务告知书称,犯罪嫌疑人翁涛等人涉嫌集资诈骗一案,已于近日由罗湖区人民检察院报送本院审查起诉。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称:

犯罪嫌疑人翁涛等人通过深圳光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向社会发行虚拟货币“光彩币”,同时以传销的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发展光彩币会员。后翁涛等人收购发行“福币”的弗尔斯特控股有限公司,将原“光彩币”、“福币”两种虚拟货币及会员合并,向社会推出“凯富K”积分,之后利用募集的资金收购河北攀宝沸石矿部分股权,通过积分兑换沸矿股权等方式继续非法集资,后无法按时兑付投资者的投资款,给投资人造成巨大损失。

此翁涛,便是2011年与“炫富”网红郭美美微博掐架的中红博爱CEO。

2011年6月,郭美美网上炫富,并称自己是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引起轩然大波。不久后,时任中红博爱CEO的翁涛在微博上爆料称郭美美是中红博爱前董事王军的女友。

双方为此一度在微博上掐起来,但翁涛看似正义的举动目的似乎并不单纯,有网友质疑翁涛爆料只是为了争夺中红博爱的股权,更有传其吸毒、包二奶。

翁涛回应称,2005年6月至2006年6月确在上海第一看守所服过刑,但并不是为了争夺股权,吸毒、包二奶也是子虚乌有。

可几年之后,翁涛在2012年3月因涉嫌在其租住的酒店房间内多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被深圳警方刑拘,证明此前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销声匿迹几年后,翁涛2016年带着深圳光彩集团回归大众视野。

光彩集团对外宣称是统战部旗下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光彩会)直属的投资银行式的控股公司,为大型国企。并发行了光彩币(GCB),在其构建的三大板块(全球购、全球付、全球汇)中进行流通。

但事实上,光彩集团与光彩会毫无关系,更并非国企,该套路跟此前的中红博爱颇为类似。

2016年5月18日,光彩会发表声明称,光彩事业是在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组织推动下,我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于1994年发起实施的一项社会扶贫事业。光彩会无任何直属企业,从未与任何社团、企业合作开展过商业活动,光彩币与光彩会不存在任何关系。

又一起“虚拟货币”诈骗案,曾与郭美美掐架的翁涛因“光彩币”被起诉

被光彩会打脸后,翁涛并没有停止骗人的把戏,而是换个名字继续实施。

“虚拟币”传销

2016年5月17日,光彩集团官网贴出声明,表示光彩事业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李圣明(又名李昊)所从事的经营活动与光彩集团无关。

据了解,光彩集团中负责技术开发的员工李圣明(又名李昊)因与翁涛意见不合,带着“GCB”以及全球购、全球付、全球汇产品另起炉灶。

不久后,光彩集团就将“GCB”更名为“GCI”(中文名为寰宇订制积分),不知是为了与出走的“GCB”予以区别,还是因为被光彩会揭穿,换个名字掩人耳目。

此后,光彩集团便以GCI进行宣传,并公布了GCI奖金制度的详解,主要分静态收入和动态收入两类。

其中,静态收入是等待会员抢购以及炒币使币的价值升高,并且会根据钱包币的数量持有算力50%和推广算力50%,增加持有币的数量。

动态收入则是光彩币的推荐奖、领导奖、见点奖。简单说,就是购买到特定级别,并且拉来新人,当新人产生购买行为后,上线则可以获得巨额奖励,拉的越多,奖励越多。

这无不和“入门费、拉人头、层级计酬”的传销极其类似,宣传中还特意以比特币作为类比,称09年发行的比特币初始价格是几分钱一个,现在涨到几千元一个。

有参与者表示,“光彩币”的宣传十分诱人,除在光彩全球付、光彩全球购、光彩全球汇三大平台流通外,能在“上国际交易大盘”后上涨10至20倍。当初自己投入了近两万元,还发展了20名下线,“晋升”成为团队领导人。

更名后不久,光彩集团又将“GCI”升级为“K积分”。

2016年9月18日,“凯富联合集团国际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翁涛推出了号称“全球首家应用IKI秘钥标识的稳健增值型加密数字资产”的“K积分(中文名寰球智能积分)”。

又一起“虚拟货币”诈骗案,曾与郭美美掐架的翁涛因“光彩币”被起诉

“K积分”投资等级金额比原先的光彩币最低6500元门槛更高,投资从1万到20万元,还有各种分红奖用于刺激直接或间接滚动发展更多下线成员。

同时称100%保本收益,无风险。除了高计酬拉人头佣金外,还有服务奖1万到10万不等,管理奖3%-6%,做到累积业绩还赠送加分红1.5%。

这套典型的传销模式,此前在众筹、外汇、P2P等等红火概念上屡见不鲜,在比特币火了之后,开始套上了虚拟币的外衣。

骗局终将揭穿

一份2016年8月的宣传资料中还能看到,“加入我们的团队,每天可以获得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收益,非常可观。”无不彰显“K积分”的财富效应。

不仅披上“虚拟币”外衣,翁涛还通过拉知名人士站台,注入资产概念,让“K积分”看起来更加可信。

宣传资料显示,“K积分”由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许智明、深圳光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翁涛、中国联合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江文填共同打造。

其中,许智明(铭)曾任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便投身光彩扶贫事业,有所成就,现为香港上市公司凯富能源(00007-HK)董事局主席。“K积分”还录制了许智明在“凯富联合集团国际战略发布会”上的讲话视频来对外宣传。

但知情人士表示,许智明虽然确有到场,但其只是出于与翁涛三十年交情出席会议,不了解其中真相,并且全程未提及“K积分”的有关内容。

又一起“虚拟货币”诈骗案,曾与郭美美掐架的翁涛因“光彩币”被起诉

此外,为了让“K积分”变得更有想象力,还宣称公司将斥资185亿在西柏坡打造中国最大佛都、投入30亿开发重庆桃花岛项目,并会将其注入价值250亿的河北攀宝沸石矿。

据了解,“K积分”提到的河北攀宝沸石矿是河北攀宝沸石矿科技有限公司拥有的矿场约定权益,其控股母公司广东凯富能源有限公司为凯富能源集团旗下公司。

翁涛确实曾经认购了凯富能源(00007-HK)的3000万股股份,但凯富能源公告称,翁涛持股早已抛售,翁涛不再是公司的股东或董事会成员。

今年1月,凯富能源又发布声明重申翁涛与公司没有任何从属或责任关系,而翁涛仍未支付余下的大额约定股权交易款,极力撇清与其的关系。

此后,“K积分”又更名为“K资产”,声称“最快16个月获得1倍投资回报”,翁涛还未收手。

直到去年5月,有参与者出现提现困难,骗局终于露出马脚。此时翁涛还以“由于壹购物系统混入大量虚假账号,涉及金额巨大”为由,撤销老账号提现。

用户这才醒悟,所谓的“K资产”就是彻头彻尾的传销骗局,而翁涛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其实,像“光彩币”的类似案例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此前的“普银币”骗取3亿元,受害人超过3000人。

随着区块链概念逐渐走向大众,骗子“与时俱进”穿上了“虚拟币”外衣,而这种现象的存在,也让币圈被妖魔化。

快播王欣曾在法庭上说,技术本身并不可耻。区块链也是一样,可耻的是那些利用技术骗人,甚至只是披件外衣骗人的骗子。

这次监管趋严,对币圈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只有把这些“老鼠屎”剃干净,整个行业才能健康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