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显示2017年区块链行业ICO八成是骗局

很多人投资区块链,并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而且大多数投资者对于区块链到底是不是骗局一直持怀疑态度,个人认为区块链本身知识一门技术革新,也就是一种新兴工具,它演变而来的多种赚钱方式的过程中肯能造就一些骗局,比如最典型的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这是未来市场的趋势,或者说是未来的阴暗面。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区块链领域中最受欢迎的筹资机制往往被那些试图欺骗世界的人利用,而不是试图去改进这一机制的人。但与此同时,谁也不应该对这一现象过于吃惊,这并不是ICO被中国有关部门所监管的真实写照。

幸运的是,ICO在公司筹集大量资金时,对公司的监管较为宽松。与更传统的IPO不同,ICO允许那些在加密货币领域的人出售代币或所谓的“数字货币”,从理论上讲,这些货币在未来的某一天都是有价值的。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根据ICO咨询公司Satis Group于7月11日公布的研究显示,2017年的ICO中有近80%是“被识别的骗局”。

推荐阅读
1

将区块链技术用于移动App的四大好处

2

区块链能否彻底改变全球贸易

1的64

报告中写道:“在ICO总数的比例中,我们发现大约78%的ICO被确认为是骗局,4%已经失败,3%已回天无力,15%在交易所进行交易。”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有所顾虑的投资者不需要做长远的预测就能在实践中看到这一点。事实上,ICO欺诈的本质是众所周知的,因此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创立了一个假的ICO来提醒人们,以防受骗。

“HoweyCoin将数字经济领域最具增长导向的两个领域——区块链技术和旅游结合在一起,使之成为最新的、也是唯一一款能够牢牢把握货币交易利润的,以及旅游业市场兴奋和回报保证的货币产品。”SEC恶搞网站上这样写道。
更重要的是,78%的ICO是彻头彻尾的欺诈。这些ICO公司甚至没有考虑使他们的项目表面上看起来合法,并且这些项目由于管理不善或其他因素而苦苦挣扎。其中一个由于其他因素而破产的例子是Tezos,该公司去年筹资超过2.3亿美元,然而事实上,不久之后他们便将所持有的货币抛售了。

如前文所述,Satis研究人员发现,2017年约4%的ICO直接失败,而3%的ICO也“死了”。他们将ICO的失败描述为这些公司筹集到了资金,没有“在交易所上市交易,也没有从那时起的三个月内在Github进行代码贡献”。
基本上,这些ICO或多或少欺骗了他们的投资人。总的来说,去年约85%的ICO要么是诈骗,要么是破产。如果这份报告让人们对ICO失去信心,那是一件好事,说明人们都留了一个心眼。

除了最典型的ICO之外,综合分析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区块链骗局,区块链诈骗显现三大“套路”

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就像分布式数据库账本。随着“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价格大幅飙升,普通投资者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投资兴趣也愈发旺盛。

今年年初,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李旭阳称,利用区块链概念搞的传销平台已超过3000家。记者盘点近期发生的案件发现,“区块链+诈骗”主要有三大“套路”。

套路一:“空手套白狼”炒高币值再“割韭菜”

今年5月,深圳南山警方通报了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名行诈骗之实的集资诈骗案。涉案虚拟货币为普银币,由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其官网和收购的“趣钱网”P2P平台发行。调查发现,普银公司通过互联网、社交软件等平台对外宣称其发布的普银币是一种以百亿藏茶作为抵押的虚拟货币,投资者所持有的每枚普银币都有对等实物藏茶作为抵押。

诈骗分子宣称,投资者可将普银币放到虚拟交易平台聚币网上买卖,以此赚取差价。但根据警方侦查结果,价格的变动系该公司使用投资人的投资款进行操作,一度将普银币的价格从0.5元拉升至10元。当大量投资人进场之后,该公司则不断套现。该公司在发币时称资金将用于茶叶的投资,但在侦查中发现,投资人的钱被该公司以其他目的挥霍。据警方通报,目前普银币受害者超3000人,涉案金额约3.07亿元,最高单个损失约300万元。

今年4月,济南警方端掉一个打着“区块链”幌子的传销团伙,查获涉案资金3亿余元。济南警方介绍,惠乐益电子商务公司在网络上设计了假的虚拟盘,并发布所谓的“宝币”“贵币”等多种虚拟货币。他们先是以赠送为幌子,向新加入的传销人员赠送一定数量的虚拟货币,每枚价格在几十元,然后通过人为操纵将虚拟币一路升值到100多元甚至几百元,吸引不明真相的人员加入,最后再通过所谓虚拟币“贬值”的周期波动进行“割韭菜”。

套路二:“挂羊头卖狗肉”以科技之名行传销之实

今年4月15日,西安警方破获一起打着“区块链”概念的特大网络传销案。据警方在案情通报会上披露,该案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涉案资金高达8600余万元。

据了解,该传销团伙打着“区块链”旗号,借助西安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等城市利好,于2018年3月28日起以聚集性传销、网络传销为手段,以每枚3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DBTC)网络平台销售虚拟的“大唐币”,并自行操纵升值幅度。同时,该团伙还组织在国内外众多城市召开推介会,吸纳会员,根据会员发展下线情况,设置28级分管代理,截止到4月15日,该团伙共发展注册会员13000余人。

去年8月,安徽芜湖警方破获一起虚构区块链数字货币实施投资理财诈骗案件。据芜湖市公安局披露,2017年7月16日以来,该团伙开设网站,以发行公司数字货币“茵特币”名义搭建交易平台实施融资诈骗,同时通过雇佣网络推手散布“公司发展前景好”“项目投资回报高”等夸大宣传口号,并以“每日返利”及拉下线提成的方式诱惑被害人,以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等方式接收投资。2017年8月14日,三名犯罪嫌疑人关闭网站携款潜逃。

去年8月,西安警方破获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名的新型网络传销案件。据警方披露,该传销组织以集团化、公司化模式运营,以互联网为载体,打着商务活动的幌子,以虚拟货币钛克币为诱饵,层层发展下线非法牟利。虽然该团伙声称钛克币与比特币一样,产生于网络世界复杂的算法,具有不可复制性,具备现实世界的流通价值。但事实上,这家公司的钛克币产生技术就掌握在公司高层的手里,只要点一点鼠标,数万枚钛克币唾手可得。

据介绍,“投资者”需要支付人民币来购买虚拟货币,购买虚拟货币后,必须要有拥有“矿机”的“老客户”介绍,才能租赁“矿机”。“新客户”一旦租赁了“矿机”,就可以在这个交易平台使用虚拟货币卖出或买进。这些“客户”最终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层级,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客户”会得到巨额非法所得。每发展一个下线“客户”租赁“矿机”,推荐的“老客户”会得到“矿机”租赁费用10%的奖励金额,每个“客户”拥有两个推荐名额,可以往下推荐7层,最上层推荐人可以拿到126人租赁费用1%的奖励。实质仍是拉人头。

套路三:“洋为中用”“出口转内销”

2017年9月8日,湖南省株洲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案金额达16亿余元的特大“维卡币”网络传销案。经株洲县法院审理查明,该传销组织是一家“维卡币”传销组织,系境外向中国境内推广虚拟货币的组织,其传销网站及营销模式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组织建立,服务器设立在丹麦境内的哥本哈根,对外宣称是继“比特币”之后的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

经查明,“维卡币”组织的经营其实质是以投资虚拟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一定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将上述计酬和返利以分期支付方法进行发放,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而骗取财物。该案中35名被告人通过网络平台或经人介绍先后加入“维卡币”组织后,发展下线通过计利返酬获得奖金或倒卖激活码两种方式进行非法获利。其中,部分被告人积极发展下线会员,分别从中非法获利1万余元至2000万元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