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需要苹果的利润率,大众的销量来证明特斯拉股价的合理性

特斯拉(Tesla Inc.)一直在汽车领域占一席之地,而在技术领域则占另一席。但是,就公司的估值而言,这两者都不是真正合适的选择。

该股的惊人涨幅-在今年前23个交易日中创纪录的车辆交付量增加了一倍,一家中国工厂的开业以及一家合资电池厂的利润早于预期-随着繁荣的降温注意。但过去五周来仍然缓慢的涨势促使人们与高增长的技术名称进行了更多的比较,甚至以技术为中心的市场观察者都在密切关注该股的基本面。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表示:“随着特斯拉从去年的180美元到上周二的近1000美元的惊人涨幅,我们收到了越来越多的技术经理和分析师打来的电话,他们开始从传统的工业/汽车行业中吸纳特斯拉。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在一份报告中提到投资组合经理。

该股票周四再次波动,扭转了早前的跌势,此前两名美国众议院民主党人提出了立法,以建立一个全国范围的电动汽车充电站网络。在共和党控制参议院的选举年中,该措施不太可能通过。

推荐阅读
1的4,917

上周五,特斯拉股价下跌了2.5%,之后才恢复。

自动比较

特斯拉的估值在周三的暴跌后徘徊在1,320亿美元左右,反映出市盈率约为5倍,而通用汽车公司为0.4,福特汽车公司为0.2。丰田汽车公司和大众汽车公司的市盈率也为倍数。不到1美元。特斯拉的多头表示,将其与传统汽车制造商进行比较是不公平的,而是将科技公司作为其真正的同行。

乔纳斯说:“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特斯拉与传统汽车公司相比已经远远超出了比较点。”尽管特斯拉的估值比汽车同行高出一个数量级,但他说,“我们认为这是当之无愧的。 -特斯拉是一家发展迅速的汽车公司,而且不仅仅是一家汽车公司。”

然而,在将特斯拉与更多元化的纳斯达克100指数进行比较时,目前的股价并没有受到严格审查。该计量表成员的平均交易额是其销售额的6.28倍,是其收益的36.5倍,这意味着特斯拉需要每年盈利46亿美元才能证明其市值合理。以技术为重点的纽约证交所FANG +指数的交易价格是其收益的50倍。

特斯拉尚未按可比市盈率进行衡量,因为它没有按照GAAP原则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经过调整后,过去两个时期它一直处于黑色状态。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阿斯瓦特·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说:“特斯拉的价格可能为900美元,但它需要像大众汽车公司这样的收入,像苹果公司这样的利润率,并且需要进行再投资,这是历史上没有其他制造公司能做到的。”特斯拉很可能成功完成了其中一件事情,但是“将它们连接在一起,这时故事就爆了。这是格林童话,带有狂躁的摇摆。”

使用Damodaran网站上提供的估值模型,在其他条件保持不变的情况下,特斯拉需要在未来五年内以35%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其收入,以证明股价略高于776美元。该模型显示,这意味着2030年的收入为2200亿美元。该模型还假设未来五年的营业利润率将从1.6%攀升至12%,税率为25%。

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特斯拉2019年的调整后收入比去年增长14.5%,达到246亿美元,到2020年估计将增长31%。

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约瑟夫·斯帕克(Joseph Spak)使用了两个阶段的模型,其中特斯拉在第一阶段的增长率很高,自由现金流量在10年内以30%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增长,而在第二阶段则恢复正常增长,达到每股630美元。

Spak说,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只有三家公司:苹果,亚马逊和Alphabet,在基准时期内至少有1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而10-年期。 Spak说,这三家公司“在盈利能力和现金流量方面有着根本不同,这使得特斯拉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更加困难。”

一点感觉

特斯拉报告称,2019年按美国公认会计原则(GAAP)计算的年度亏损约为8.62亿美元。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计,到2023年,其净收入将达到49亿美元。

罗斯资本(Roth Capital)分析师克雷格·欧文(Craig Irwin)在接受采访时说:“特斯拉的市值是戴姆勒的两倍,是宝马的三倍。这对我来说似乎没有多大意义。”

争论的焦点在于特斯拉在电动汽车竞赛中是否比其他汽车制造商领先几年甚至一天甚至十年之久。欧文说:“似乎市场已经确定它的领先优势要比一两年长得多。”

巴克莱汽车分析师布赖恩·约翰逊(Brian Johnson)表示:“对于年轻的投资者来说,听起来不像是’好的,’蓬勃发展’,涌入特斯拉的股票,但是最近的价格走势让纳斯达克在1999年左右才引起人们的注意。”最近的价格上涨开辟了提价的可能性。他说,廉价的资本可以减少业务停顿的任何可能性,但特斯拉仍然从根本上被高估了。

特斯拉过去几天的波动性波动让人们想起了大约20年前高通公司的类似表现,当时该股在五个月内飙升了360%。在2000年1月初触及100美元的高点之后,该股开始回吐涨幅。直到大约二十年后的今天,它才重新达到了这些水平。高通公司(Qualcomm)在发布令人失望的第二季度芯片出货量预测后,周四交易价格约为88美元。

威廉姆斯交易公司的特斯拉分析师华德街上最悲观的威廉姆斯贸易公司的布拉德·迈克尔说:“整个事情看起来很荒谬,这是自1999年以来最疯狂的事情。这绝对是一个泡沫。”

该故事是从一家电讯公司的提要中发布的,未经修改。仅标题已更改。

话题
特斯拉伊隆·马斯克

        相关故事

强劲的数据公布后,华尔街上涨,对病毒的担忧减弱。特斯拉限制纳斯达克的上涨

2分钟阅读。 2020年2月6日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档案照片。 (美联社)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舞蹈曲目进入SoundCloud Top 10后庆祝

1分钟阅读。 2020年2月6日